“春秋假期”责任的有效落实并不全在学校

“春秋假期”责任的有效落实并不全在学校

11月1日,教育部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1212号建议的答复》“提案办理”栏目(以下简称“批复”和教建议[〔2019〕153号)。9月25日的文件回应了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关于中小学实施春假和秋假的建议。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来自广东的NPC代表黄细花提交了《关于落实大中小学春假、秋假的建议》 黄细花建议春假应该在五一前后,秋假应该在十一月左右。假期可以设计为大约10到15天,员工应该被提升为带薪假期,这样父母和祖父母就可以带他们的孩子去度假了。 (澎湃新闻,11月4日)

春秋游可以让孩子们获得一些知识并成长。例如,他们可以在户外感受季节的交替,培养学生的社交能力,这非常有利于成长,是书本和教室学不到的。 也正因为如此,春假和秋假的话题一直备受关注。教育部的答复也不例外。

仔细研究教育部对此提议的回复有几个主要意义:是否是国家《国民旅游休闲纲要》等。或教育部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普通高中课程方案》等。当局已为中小学的春秋假期作出有系统的安排,无须作出具体的规管和澄清。目前,中国基础教育实行分级办学、分级管理的体制。考虑到不同地方和学校的地域特点和办学条件存在一定差异,教育部赋予地方和学校合理、充分的教学管理自主权。 换句话说,权力和责任在于地方,教育部和其他部门没有权利或不便直接干预。

应该说教育部的回应是及时、有效和详细的,符合基本事实。 然而,这不能成为学校和地方对春秋假期负责的全部原因。

所谓的春假或秋假,就各地的实践和普遍理解而言,对学生来说是方便的春假或秋假。更直截了当地说,主要是去春假或秋假。 然而,根据现行的教育分级管理制度,决定是去春假还是去秋假的权利确实是直接由地方当局和学校决定的。 然而,从影响当地或学校春假的因素来看,如确保旅游景点的安全、建设和供应,当然有学校或当地的直接责任,但单靠当地的努力显然是不够的。它还需要更高当局或教育部和其他部门的全面协调和共同努力,以更好地促进和实施这些措施。

众所周知,大多数学生和家长都热衷于春假和秋假,但地方政府和学校对此并不热衷。 一项调查显示,70%的成年人支持儿童户外活动,近60%的人认为学校应该组织集体活动。 然而,由于对安全等问题的担忧,越来越多的学校采用鸵鸟策略,将春游等户外活动转变为室内活动,甚至完全取消春游,以避免春游等户外活动的安全风险。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南昌的一个小学生想去春游,他给校长写了一封信“我想去春游”。答案是:“我非常同意你的想法,但出于安全原因,我们学校不能每年为所有学生组织春秋游。 “

原因可能不是当地和学校不知道春游或秋游的好处,也不是他们不愿意组织这种活动,而是单靠学校和当地部队无法确保这种活动的顺利和有效发展。 此时,无论是为了激发地方和学校对春秋假期的兴趣,还是为了从最高层更有效地促进假期的到来,仅仅强调地方的权力和责任是不合适的,而是要求教育部等部门从宏观的最高角度给予有力的支出,以进一步减少地方和学校之间不休春秋假期的自由空。

具体来说,首先,应尽快从最高层面改革教育管理体制,明确学校与政府之间的责任和权利界限,改变学校长期以来无限责任的模糊状态,使其成为有限责任的主体,消除学校对春游等安全问题的过度恐惧。

第二,春秋游应该从上到下作为素质教育的具体内容,明确列入教学大纲。同时,像注意校车的安全,注意学生春秋旅行的安全等。明确和完善必要的春秋旅游组织和备案制度及细则,审批学校组织的学生春秋旅游,积极推进必要的春秋假期的实施。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ifarmer.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